企業文化

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企業文化詳情

我身邊的華辰人

時間: 2019-03-29 來源: 安裝分公司 作者: 吳亞茹

自2017年7月進入中核華辰公司以來,驀然回首,已有近兩載的時光。近兩年來,在公司的關懷和培養下,我已經從校園人逐漸成長為一名華辰人。如果把華辰比作土地,那么我就是一株禾苗。禾苗的成長需要陽光雨露的滋潤,正是公司“前輩們”春風化雨,給了公司800多名團員青年榜樣的力量。

人物一:黃海營——俯首甘為孺子牛

2002年,40多歲的黃海營帶領六名職工在茫茫的戈壁灘上建設四〇四輸水管線工程。當時的地點在長馬河,周圍荒無人煙,漫天的風沙吹到睜不開眼,連基本的生存都是問題。面對這樣的環境他們還要建基地、架橋,從河道里取水......有些職工看到如此惡劣的條件想要退縮了,但是黃海營經理仍然堅持:“沒有辦法也要想出辦法,沒有條件也要創造出條件!”最終,在黃海營的經理的帶領下,四零四輸水管線工程克服艱難險阻,如期竣工。

2007年,由于各種復雜因素,中核二一公司面臨破產,作為安裝分公司總經理,黃海營沒有卸下擔子,他帶領原二一公司安裝分公司職工進入中核華興建設有限公司,解決了破產職工再就業問題,最大程度減輕破產損失。

在為核工業事業奉獻了四十個年頭后,黃海營經理于2017年退休。但是退休后他并沒有閑下來享受老年生活,而是依然奮戰在中核華辰安裝分公司,為公司的發展出謀劃策。

年過花甲的他雖然不再負責安裝分公司經營業務了,但是他依然每天第一個到公司上班。在周例會上,遇到一些棘手問題,他總能提出合理的建議方案,使得事情方向明確,為領導班子分憂解難。有些項目年代久遠,遺留問題眾多,黃經理也會主動出差,為解決問題四處奔波。大冬天到嘉峪關去,大暑天到江浙滬去......

工作幾十年,他日常管理有條不紊,認真負責,為人正直隨和?!案┦赘蕿槿孀优!薄恢倍荚谯`行著這句話,靜心、精心、盡心地為核工業的發展奉獻著。

人物二:黃信花——平凡的崗位,不平凡的人

2018年6月29日,黃信花處理完最后一項集采流程,關掉電腦,換下工作服,走出安裝本部大樓。一陣熱浪來襲,六月的西安暑氣正盛,她看了看表,已經是晚上10點。她趕忙打車回去,家里還有兩歲的孩子需要媽媽。

晚上9點,基本是黃信花正常的下班時間,中核華辰安裝分公司配合的土建項目眾多,所有的集采平臺、供方管理、招標投標都集中在分公司。那一晚她在加班整理物資內業資料。三天后的綜合檢查,安裝分公司物資設備內業管理以98分的成績名列第一。

其實黃信花本可以選擇更輕松的生活,不必在事業與家庭中扮演雙重角色?;ń闶堑氐赖乃拇ü媚?,她的愛人也是四川人。大學畢業后,黃信花在中核華辰工作,地點在西安。她的男朋友本來在四川也有不錯的工作,但是因為黃信花選擇忠于華辰、扎根華辰,男友也跟隨她來到西安打拼。最終,一對四川戀人在西安安了家。

有時候我問黃姐,舉家來到西安有沒有后悔過,黃姐微微一笑道:“后悔什么呢?選擇了華辰就扎根華辰,努力做好工作最重要?!薄m然現在他們照顧不上雙方父母,既要兼顧事業又得自己照顧孩子,但是黃信花眼里仍然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人物三:王奇峰——“多面手”的技術員

雖然是周末,王奇峰還是習慣性地戴上安全帽到了施工現場,檢查現場的安全隱患,督促作業人員正確佩戴安全防護用品。接著他又到辦公桌前打開施工圖,及時根據施工進度提材料計劃。然而伴隨著他工作的不是一個安靜的工作環境,一串串電話鈴聲是王奇峰工作的伴奏。對于生產中的一些具體事宜,建設單位和作業人員們第一個想到的都是王奇峰,而他也會耐心地對有關問題進行記錄和處理。這不,他又帶著施工圖紙去現場跟作業人員進行技術交底。對于施工進度,他又及時提出整改意見,保證施工質量。莆田華峰一期項目竣工驗收,沒有專門的資料員,還得他過去整理。他擠出時間又從泉州趕到莆田,對安裝工作進行核實記錄并且對施工資料編整歸納。

安裝工程點多面廣,牽涉的專業較多,這就要求技術員具備各方面能力,對各個專業都要有所了解。在現場,我們通常既是技術員又是施工員,也是資料員。一人身兼多崗再正常不過了……

看著王奇峰忙前忙后,我還以為他已經是工作多年的老同志了,無意中聽別人聊天才知道,他原來也只是2015年畢業的學生,華峰項目的第一批拓荒者。華峰項目剛剛步入正軌,他又被調到新開工的泉州五中項目繼續開拓。

......

事業高于一切,責任重于一切,嚴細融入一切,進取成就一切。作為一名新時代核工業人,我堅決繼承和發揚老一輩核工業人崇高的精神和優良的傳統,堅定理想信念,提高政治站位,立足本職,主動作為,勇于擔當,展現新時代核工業人新氣象、新作為!

欧美old老太妇性另类,久久国产精品亚洲AV四虎,人妻少妇中文字幕久久,国产综合色在线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